业内要闻
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发布 > 新闻动态 > 业内要闻

山东新旧动能转换调研①

发布时间:2017-07-06 浏览次数:5026 【字体: 

 编者按 

 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,是统领全省经济发展的重大工程。落实好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山东工作的希望和要求,关键要抓住新旧动能转换这个牛鼻子。省委领导同志要求,要围绕新旧动能转换,组织开展深度调查研究,为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精准把脉,提出有特色、可操作的思路举措。近一个月来,本报记者从东部到中部、西部,采访近三十家企业,问计十几个县市区,写出这组调研报道,今起陆续刊发。 

  记者 王学文 赵洪杰 

  推进山东新旧动能转换,首先必须正视一个省情:全省传统产业占工业的比重约为70%,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的比重约为70%。 

  面大量广的山东传统产业,有一个必须正视的特点:多数是资源加工型产业,产业链条短,产业集群层次低。 

  不难看出,传统产业是山东经济发展的压舱石,又是新旧动能转换的难点。不能视而不见,还要力促老树开新花。为此既要从省情和产业特点出发,拉长产业链,培育产业集群,又要用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业态改造之。 

  既培育产业集群 

  又延长产业链 

  淄博周村有几百年的印染传统,各类印染企业和配套企业在这里扎堆儿。大染房丝绸集团,充分利用当地的产业配套,做成全国惟一的全产业链丝绸企业。现在大染房的高端产品占总产值的70%,是全国制造能力最强的丝绸企业。 

  相关产业集群发育充足,助推龙头企业做“长”、做强,是周村的经验。当前对山东传统产业来说,培育产业集群,拉长产业链,就是培育新动能。 

  育“群”延“链”的形式有多种,提高产业集中度是一些行业亟须做的。集中度里蕴藏着集群和链条。目前山东是仅次于美国休斯敦地区、日本东京湾沿岸的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,然而我省炼油分布在7900家企业中,最大的青岛炼化产能仅为1100万吨。产能分散,实力薄弱,山东大多数炼化企业只能做炼油和石化初级加工。而产能近千万吨的东明石化,却拥有从原油加工到精细化工的完整产业链,企业效益一直飘红。 

  省经信委主任钱焕涛认为,重组石化产能,拉长产业链,是这个行业培育新动能的前提。在这方面我省有成功经验。例如造纸、玻璃、电解铝产业,产能已分别集中到六家、七家、三家企业。这些企业无不因此做大做强,例如六家造纸企业全部跻身全国造纸企业前十强,其中五家进入前六名。而且,我省石化行业提高集中度条件逐渐成熟,群山中已见山峰——在中国石化企业前25名中,与地方有关的仅有青岛石化和东明石化,其余全是央企“三桶油”。 

  提高产业集中度,不只是将产能向大企业集中,还要向符合条件的地域集中。山东钢产量全国第三,却分布在13个地级市,产量最大的山钢集团,2000万吨产能分布在济南和莱芜等地区。据介绍,济钢将在今年完成向日照的搬迁,我省将在日照建设2000万吨精品钢基地。日照拥有全国最大的铁矿石码头,钢产能向这里集中符合钢铁业“大进大出”特点,有助于打造产业集群、推动产品升级。 

  对个体企业来说,拉长产业链需要专注和韧劲。与海尔、海信相比,澳柯玛在青岛的家电大军中仅列第二方阵,然而它在世界冷柜制造业却走在前列。澳柯玛本就从冷柜起步,30年来专注于此,研制出世界上首台40摄氏度条件下无电冷柜,并延长产业链,打造了国内第一条冷链物流。 

  然而对于一些地区和企业来说,延长产业链缺资金、缺技术。对此,除了眼光向内进行积累外,利用国家开放战略走出去,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临邑县依托境内的胜利油田油井,早在1970年就建起炼油厂,然而近50年过去,还是“以炼油为主,精细化工少”。境内的恒源石化,搭上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去年在马来西亚收购壳牌炼油厂51%的股份。公司董事长李永亮告诉我们,将利用壳牌在那里打下的产业基础,向精细化工进军。 

  辟出专门工业园,以龙头企业招徕配套企业,是延“链”育“群”的好做法。潍坊高新区企业潍坊盛瑞研究的汽车自动变速箱技术8AT,去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潍坊高新区为盛瑞批地6亩,很快有十几家配套企业聚集而来,现在都运转良好。 

  既要新技术 

  又要新模式新业态 

  传统产业是座金矿,打开金矿的钥匙是新技术、新业态、新模式。  

  谈到以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,有两组数字引人思考。 

  山东企业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7家、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6家、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166家、国家工业设计中心9家,数量均居全国第一位; 

  2015年,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具有研发活动的仅占13.9%,规模以上中小企业有研发活动的仅为7.6%,前者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个百分点。 

  一边厢顶天立地的大企业将国字头研发机构建成全国第一,一边厢铺天盖地的企业没有研发活动。传统产业培育新动能,关键是让这沉默的大多数动起来。怎么动?据有关部门的一项调查,我省大部分企业没有研发活动,是因为“创新太难”、“投入太大”、“做大路货赚钱就够了”等原因。优秀企业是怎么做的?  

  诸城的义和车桥,对造车桥原本无技术无人才,1993年靠上福田这棵大树,福田送来产品图纸,义和按图制造。一边仿造,一边积累技术。2004年义和开始给重汽、南汽等国内汽车企业造车桥,2014年与德国公司合作开发新式车桥技术,去年与上汽集团等七家单位共同制订车桥领域的国家标准。 

  从平地跃上技术宝塔的顶尖,义和董事长陈忠义这样对记者总结:“关键是有一种将企业做大做强的追求,有一种永不满足的劲头儿。”信哉斯言。1993年陈忠义上任时,企业账户仅剩20块钱,负债500万元。早在本世纪初,义和资产就过亿,但他们一直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。现在陈忠义已70多岁,还工作在一线。 

  青岛博尔达的经验则告诉我们,从零起步的企业搞创新,对技术要有超前眼光。1980年代从绿皮火车车窗做起的博尔达,现在已是高铁行李架的单项冠军,并参与制定国家标准。博尔达如何做到这一步?早在2005年左右我国动车研究刚起步时,博尔达就提前三年储备技术。 

  用新技术改造生产车间,同样是培育新动能。采访中一位企业家对我们说,据他观察,十名中国工人的效率才能抵得上一个日本工人。原因是,人家采用了自动化技术。让我们感到欣喜的是,从东走到西,很多传统行业装备了智慧技术。潍坊特钢去年花4000万元上了智慧节能平台,一年增加利润5000万元。 

  在互联网+时代,以新模式改造传统产业,是行之有效的方式。办公室装修是个很传统的行业,由山东有住网等投资的爱上办公公司,将办公室装修模块化,客户在网上订购标准模块,由此装修只需9天,原来则需要半年。公司自去年9月成立到现在,已接单3亿元,订单排到半年后。 

  跨界融合化是培育新动能的有效途径。青岛大沽河旅游度假区正建一条啤酒生产线,按照工业旅游标准,全流程对外开放,游客不但可以见证啤酒的生产过程,         

  还可以品尝、购买刚下线的啤酒。据介绍,这种“旅游+工业+商业”模式将向全国风景区复制。 

  然而从全省来看,以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业态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山东还在路上。为此,既需要企业不断用力,又需要政府善于发现、扶持、推广。农村电商现在已成为菏泽的全域性产业、特色产业,去年全市电子商务交易额实现1203亿元,增长63%。源于曹县大集镇少数村民的这一新业态,经菏泽市委、市政府发现后,很快制订发展规划、安排扶持资金、开辟产业园、引进服务商,在全市推广起来。 

  既要精细化管理 

  又要精准化服务 

  由于产业属性的原因,很多传统产业生产粗放。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,加强企业精细化管理,就是培育新动能。当然还要求政府针对传统产业特点,提供精准化服务。 

  齐河永锋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锋,给我们算了一笔账:去年永锋每吨钢的成本降低220元,公司年产500万吨,全年节省11亿元,相当于赚取同量的利润。其奥秘是,永锋聘请美国麦肯锡管理咨询公司重新设计管理流程,并请德国巴登钢铁公司进行运营能效监管。 

  企业管理既要节流,又要开源。位于济南的韩都衣舍,适应“互联网+”时代快速决策、充分吸收用户意见的要求,将全公司划为280个小组,每个小组1-3人,全公司围绕小组运转;小组则追逐时尚热点、采集客户需求,进行服装设计。现在韩都衣舍每年开发新品3万款,数量居全球第一,十年时间销售收入从20万增长到14亿。  

  围绕动能转换抓管理,还要求企业家有担当。济南机床二厂生产的大型高速冲压线,击败德国西门子公司,成功竞标美国福特公司。董事长张志刚说,关键是形成一种重视科研的体制机制。2003年,机床二厂将行政管理人员压减一半以上,大面积提高研发人员的待遇。改革触及利益,各种威胁袭来,有一段时间厂保卫部门派人暗中保护张志刚上下班,但他不为所动,义无反顾坚持改革。 

  企业加强管理,政府需要优化服务。对传统产业来说首先要清理低端产能。自去年以来,淄博大规模淘汰低端建陶企业,全市334条生产线关闭217条,8.2亿平方米的产能砍去5.3亿平方米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一年来全市建陶产值没有降低。原因是,此举为高端建陶净化了市场,同时倒逼一批低端企业升级。当前许多传统行业需要去产能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这个政策需要严格执行。 

  经济寒冬里,传统产业感受尤深,政府要善于针对企业“痛点”,提供精准化服务。贷款难,是多年来企业遇到的老大难问题。胶州通过调研认为,很多企业房产手续不全,不能抵押贷款。自2015年来他们开辟绿色通道,为199家企业完善房产手续,帮助企业融资30亿。 

  冬天里要抱团取暖。传统产业培育新动能,需要企业抱团,更需要人才支撑。德州推动企业成立12个产业联盟,依托靠近京津的地理优势,以灵活机制引来京津人才,还吸引山大在每个县都设立研究机构。西海岸新区推动企业、政府、科研院所、大专院校成立产业联盟,引进了清华、复旦等十几所高校。今年在联盟下,哈尔滨工程大学青岛研究院、海洋石油工程(青岛)有限公司,打破多年相邻而不往来的局面,围绕巴西的一个石油项目展开合作。 

  旧里蕴含着新,新旧动能拆不开。我们相信,只要从我省产业实际出发,延链育新,以“四新”推动“四化”,山东的新旧动能转换一定能爬坡过坎,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动力。